拜金女郎
竹溪新聞門戶——歡迎進入竹溪新聞網!
加入收藏設為首頁在線投稿
新聞中心視頻中心鄉鎮頻道部門頻道
文藝頻道信息超市理論頻道大美竹溪 健康頻道網友社區旅游頻道民生頻道
新聞熱線: 0719-2729868 廣告熱線:0719-2729868
朝秦暮楚地自然中國心
當前位置:>網友社區>小說

信,還是不信

時間:2018-10-10 10:18 來源: 中國散文網

四季之中,秋最特別。秋天一到,遍地金黃,色彩斑斕,成熟收獲的季節到了。秋,給人以富足,給人以享受。

這個秋天,正是今年扶貧攻堅任務完成的“關鍵點”,也就是精準扶貧的困難戶,是否能夠精準脫貧的檢查驗收階段。小縣城的黃副縣長,在其他鎮幫包著深度貧困村,而今天去的卻是他原來當鎮黨委書記時,充分肯定而且親自點名、通過黨員選舉出謝大友當支部書記的村。聽說近兩年扶貧攻堅任務完成不錯,只是忙城建和幫包的扶貧村了,所以這個村很少去,再加上手里攥著信件,心想是該去查查看看,深入了解了解了。

1

說起那個村,黃副縣長并不很熟悉,但是卻有緣分。

那年,黃副縣長還在牛頭鎮擔任鎮黨委書記時,扶貧開發建設已在山區農村大力開展起來,以產業結構調整為抓手,好多農民觀念沒轉過來,推進難。

也就在這年,謝大友恰好從新疆農墾建設兵團復員回到畢嫁村,見到家鄉還是老樣子,不僅貧困落后,而且饑餓荒涼,吃的還是上半年洋芋搭南瓜,下半年紅苕拌蘿卜蔭子,他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“畢嫁村、畢嫁村,不嫁外地就守貧。女娃子都嫁完了,這村也就消失了哦。”謝大友傷感的思緒。

上面政策是越來越好,可怎么發展,如何脫貧致富還得靠適合當地條件的好思路才行啊!謝大友在思考、琢磨中,想到在新疆部隊建設兵團調整產業結構時,了解到中草藥市場好,猛然醒悟自己所在的山區更適合種植。于是,大膽地把自家八畝地成熟的紅苕挖了后,還把幾戶外出打工撂荒的坡地租過來,全部種植了藥材。退伍金用得凈光不說,還借了親戚一屁股債。把本來復員回家娶媳婦的錢全搭了進去,快要進門的媳婦知道了也退親散伙了。“當了幾天兵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!現在有幾個看病用中藥,糧食都不種了種啥草藥?誰買!”全村的人不理解他,還都在看他的笑話。

謝大友秉承部隊鑄就的軍人骨氣,練就的軍人作風,用它自己的說法就是“沒得五山斧,不砍六山柴。舍得一身剮,敢把皇帝拉下馬。”他還堅定自己:“無妻一身輕,這事搞不成了還可再來,退一步大不了也出去打工,有的是力氣!”他向來做事,就不管別人笑話不笑話,自己的事自己當家。

村里的好心人勸他,說十來年前政府叫大搞煙葉,收了煙葉跌了價,好多煙葉大戶貸的款到現在還沒還完;幾年前又叫搞啥種黃姜產業,結果黃姜豐收了,沒人要了,全賣出去還不夠還種子錢等等。而他卻說,那是路子不對,再說失敗是成功之母,比如打仗總要有人沖在前面,干事業總要有人來帶頭,只要選對路子,我就不信這山好水好地也好的這山里人,就一輩子受窮?

正為此事著急的牛頭鎮黨委書記黃振民(現在的副縣長),知道此事后,親自帶領鎮農技站的干部來到畢嫁村,先問清謝大友的做法,明白了謝大友的思路和膽識;又問清村民的看法,知道了村民怕擔風險的根由;再問清村干部的想法,理解了村干部做事的難處。他回到鎮上后,對鎮干部說:指導農業生產,不能再搞行政命令,不能再有“瞎指揮”,群眾是耳聽為虛,眼見為實,但可以抓點帶面,鼓勵支持謝大友試試,有成效不用動員大家就會跟著走。

實打實的事,就有實打實的期盼。

果然,三年后的謝大友,收獲的藥材賺回村民想都不敢想的一大把票子。畢嫁村出了個冒失的年青人,畢嫁村的產業調整有了起步,興奮的黃振民幾夜睡不著覺,他認為謝大友是在部隊入的黨,年青又敢為,還有遠見,就像當年毛主席說鄧小平那樣:人品好,才難得,順勢就點名推薦謝大友,并提交村支部黨員大會選舉,全票當選為畢嫁村的支書。

謝大友當支書不到一個月,黃振民就從鎮上提拔到縣上,當了現在的分管城鎮建設的副縣長。

2

秋天的早晨,寒意蒙蒙,爽風陣陣。黃副縣長一人獨坐在村口的石墩上抽煙,看煙頭白灰之下露出紅光,微微透顯出暖氣,心頭的情緒便跟著那藍煙繚繞而上,一樣的輕松,一樣的自由,卻又有些沉重。一轉眼,繚煙變成縷縷的細絲,在朗朗的天空中慢慢不見了,霎時他心上的思絮也跟著融于大千世界,所以也不講那時的情緒,而只講那時情緒的況味。

黃副縣長從牛頭鎮匯報的材料得知,畢嫁村經過兩年精準扶貧,現在已達脫貧標準,整村退出,全村人正朝著奔小康生活邁進,就有些喜上眉梢。再說在城鎮建設上整天總是忙,征地、拆遷、安置矛盾重重,糾紛起起,有些焦頭亂額,所以這幾年幾乎沒到邊遠村去過。而且自他從牛頭鎮走后就再也沒有去過畢嫁村,就想趁暗訪精準扶貧的理由到這個村里看個究竟,是不是和信訪材料說的一個樣,是不是信中反映的與脫貧有關的事。畢竟謝大友當支書是自己親自提名、督促選拔起來的,如果鎮里所言不虛,自己也就心安理得,不會心存愧疚;這信中的事就不言自破,自己也不會在意。于是,黃副縣長就一幅百姓裝束,悄悄來到畢嫁村,沒帶部門也沒帶秘書。為了問到實情,了解到真像,他就在村口外通鎮柏油路的路邊下了車,徑自一人進了村。

走在村級道路上,腳下已不再是當年的爛泥路,而是寬闊平坦的水泥路,路邊碗口粗的柏樹、香樟樹、玉蘭樹,交錯而立,像一排排衛兵守護著村道。“嗚嗚嗚”的摩托車不時從遠處而來,新潮時髦打扮的村姑山娃擦身而過。

村道兩旁,依山傍水的農戶院落,都是白墻紅瓦的兩三層建筑的樓房,房頂上一個個小小的銀灰色鐵鍋一樣的電視衛星接收器,黃副縣長知道那是“村村通”的成果。秋天時節的好天氣,農戶和院子的場壩邊,幾乎都有靠在木椅上的、坐在矮板凳上的、蹲在大石上的老人,他們穿著整齊,面向暖陽,不時有笑聲和談話聲隨著微微風聲傳進耳里……畢嫁村原先可是鎮上出了名的窮村,生活安排年年都是鎮上的議事日程,“不餓死一個人、不凍死一個人、過年家家要有一頓肉吃”成了鎮干部的第一責任……同樣的土地,政策好了,觀念變了,村干部強了,這精準扶貧的變化簡直是刮目相看啊!黃副縣長邊走邊看,這心啊就像一跤跌進酒缸里──豁(喝)然開來了,由衷地感覺舒坦、愜意。

3

秋天的晨霞,與黃副縣長的臉一樣的燦爛。他邊走邊看,到處都不像他原來見過的樣子了,轉了幾個山梁溝彎,突然看到梁腰間一處陳舊的長三間土木瓦房,與這鄉村的顏色極不相稱。院壩邊由三角木棍叉支起得得竹竿上晾曬著衣物,這表明仍有人在此居住。這該不是住著孤寡老人吧?應該不是!因為在自己當鎮上書記時,凡是孤寡老人、五保戶,以及在外打工的留守老人,都搬進了鎮統一建修的中心敬老院了啊。難道他們住不慣,又搬回來了?黃副縣長霎時產生了逆向思維,是不是干部作風真的出了問題?應該不會呀,前幾天市上專門下來檢查敬老院建設,記者還明察暗訪了這個鎮的敬老院老人居住、生活情況,不僅評價好,報紙還發了專題宣傳報道啊!難道領導檢查、記者報道都是虛假的?!

有很多復雜想法和遲疑的黃副縣長,此時的心情,就像這秋天的晨霧,剛才還霞光四射,現在已是云飛霧騰,遮掩了霞輝。于是,他抖擻精神有些萎靡,堅定的腳步有些蹣跚,激動的心情有些暗然。但他信奉自己一貫的做派,就是眼見為實,耳聽為虛,便下了坡,走了過去。

院壩雖然還是泥土的,卻很整潔,柴火、農具擺放有序。在側屋墻邊,黃副縣長看到有位農村大嫂正在水龍頭下的石板上,使勁地揉搓著衣服。這位大嫂雖說衣著不怎么樣,但渾身上下透出一股清清爽爽的利索勁兒。農村大嫂發現有人進了院子,忙停下手中的洗衣活,有些靦腆的笑了笑,算是打過招呼。

黃副縣長和藹地問:“大嫂,這是你家還是你娘家?”

農村大嫂見是不熟悉的人,眼睛快速地盯掃了一下來人,鈍疑地說:“自家。”轉身正欲進屋拿凳子。

“大嫂,你洗你的衣服吧,我就找個人,問件事就走!”黃副縣長怕打擾農家大嫂做事,隨即說。 “你們村的謝支書這人怎么樣?”接著就拐彎抹角地問。

這一問,農村大嫂臉一黑,凳子也不拿了,轉回身就坐在洗衣水池邊了,臉朝外一邁說:“你問這個龜孫沒良心的,他的心早就讓狗給吃了。”

黃副縣長當即愣住了,思維在瞬間一片空白了。當時自己那么看好的人,鎮上、部門一直推崇的好支書,在村里卻有如此反響,甚至是惡意的投訴,這是自己下村“暗訪”的開門意見。別人說的,自己剛看到的,這畢嫁村的變化確實有目共睹,如此說謝支書是有其它方面的問題,是經不起“權、錢、色”的誘惑,也腐敗墮落了?難道真像信中說的那樣?舒暢的心理一下起了幾多疙瘩,真應了那句話“不看不知道,一看嚇一跳。”既然如此,不如來個反證法。黃副縣長就直言不諱地說:“聽別人都說謝支書這也行,那也好,你怎么說他‘不兆’呢?”

“‘不兆’就是不兆,我這還是在你們外人面前,給他留面子,要是當他的面,那更就莫得好聽的。”農村大嫂一邊說,一邊丟下正在洗的衣服進屋去了,覺得還是要給來家的客人拿凳子坐才過得意,因為這是鄉下的習俗,不能冷落人。

4

秋天一來,就是孤獨寂寞的季節,秋風瑟瑟,秋葉凋落,一切的一切又都引人惆悵,給人以思念,給人以遐想。在這個多變之“秋”,許多的景物都充分展示了它們獨特的魅力。

端出凳子的農村大嫂,先讓黃副縣長坐下,然后又捧出一杯熱茶,說這是電壺剛燒的水泡的。臉始終是平著的,而且是灰色的,黯然半天,在黃副縣長的開導下,才開始講出緣由。

農村大嫂說,這兩年精準扶貧四個隊伍一來,先是組里,后是村里左右上下、鄰里壁舍在他當扶貧隊長的帶領下,都一步一步脫了貧、富了起來。拆了草房蓋瓦房,好多都是扒了瓦房蓋樓房,高高大大、亮亮堂堂住在里面多舒服。你看我的家,像個啥樣,不說是小車、冰箱,連個彩電都看不上,你看著上坎下屋的哪房子不比我家好,我這個家他就是沒眼睛看……

說的是呀,這畢嫁都村精準脫貧致富了,正在奔小康了,怎么還有你這個貧困戶呢?黃副縣長百思不得其解,皺了皺眉頭,說:“我看大嫂是手腳麻利的人,更是勤快之人,難道謝支書就不幫幫你?

“他來幫,他倒是在幫,正是在他的幫忙下,是把我的家越幫越忙,還越幫越窮!你說氣人不氣人?哼哼!”農村大嫂冷冷一笑。

黃副縣長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,呆滯了一下,反問道:“幫倒忙?”

農村大嫂看來人很和善,也不見外,像是記者來采訪的,就直腸子直說:“你看對面那幾畝正在長的中草藥材,前幾年辛辛苦苦收的藥材賣成錢,準備就是蓋新房的,可是他今天一個思想工作,明天一個思想動員,后天一個勸說,硬是叫我把賣藥材的錢捐給村上學校了,說學校是個啥D級危房,上面給的補助款不夠用,再不建新校就會出事。我們女人家,又是帶孩子的,心腸本來就軟,經不住他三說兩說的,就服了他……反正他吃柿子趕軟的捏,他想咋捏就咋捏。

“這事是真的?”黃副縣長聽著聽著,臉色就一句一句地鐵青下來。

“這事還能編的出來,你到學校一打聽就明白了。還有,去年三月,二組的符家老漢得急病,娃子媳婦都出去打工了不在家,等急用錢治病。那龜孫子又來動員我捐些款,這人命關天的事哪能耽擱,我就把賣了幾挑菜的六百多塊錢給了他三百塊,他還嫌少……”農村大嫂氣呼呼地說,說著說著就唏噓有聲地落淚起來。

“這真是豈有此理!這不是有農村合療嗎,這當支書的哪能如此做派!”黃副縣長激憤起來,下意識地連拳頭都拽的緊緊的。臉撇開農村大嫂,自言自語地說:“怪不得有人寫上訪信,說他一天到黑不落屋,精準扶貧是假,就是村里有相好的,還經常大吃大喝,把錢都花在一邊去了。哎!我當時選的啥人呢!咋變得這么快呢?”

“你說他啥?他在村里還有相好的?還大吃大喝?這是哪個嚼爛舌根的,遭天打五雷轟的說的喲!”農村大嫂一反常態,怒氣沖他而說:“你看他那個慫樣,村里的姑娘媳婦能看得上他,笑話!屋里有個溫飽就不錯了,還大吃大喝?就是他好面子,又不想沾村上的光,來人就吃到他家里、喝他家里!簡直就不是個家人!就是個野人!”

農村大嫂這一番話,噼里啪啦說得黃副縣長是云里霧里,更是丈二和尚一點頭腦都摸不著了!這話都不知道該從何搭起了。

蹭開臉容,輕聲滿語地問:“謝支書的家在哪兒?你指給我,現在我就找他去!”起身欲走。

“你別找,這里就是他家……我就是他的女人。”農村大嫂用袖口抹了一把臉上的淚水,表情有些羞澀與別扭。

黃副縣長恍然大悟,心里涌上一股說不出的感覺,鼻子有些發酸。

……

5

黃副縣長回縣城以后,寫下感嘆的日記:“畢嫁村的秋天來了,碧云天,黃葉地,秋色連波,波上寒煙翠,碩果累累”。 

“信,還是不信。我愛上了這個秋。不是因為沉醉于‘落霞與孤鶩齊飛,秋水共長天一色’的美景;不是因為懷念‘迢迢新秋夕,亭亭月將圓’的美好;也不是因為感嘆‘晴空一鶴排云上,便引詩情到碧霄’的美情。只因為這個淡定而寧靜的秋天,有一次特別的旅行開始,有一些特殊的人重逢,有一尊改變農民歷史命運的里程碑。在這樣一個秋雨稀落的日子,像似婉約遇見了豪放,才情遇見了理性,松濤遇見了香林。

今年的秋天,是一個讓我思念的季節,那院子落葉和我的思念都積了厚厚一疊,可是那飽滿的稻谷,鳴翠的黃鶯,振蕩的山歌,真真切切幸福了我心中的世界。

今秋,在我心中卻是最美的。”

責任編輯:李艷敏 竹溪新聞網編輯部:0719-2729868
上一條: 環衛工
【竹溪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】

1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竹溪新聞網"、"來源:竹溪論壇"或"來源:今日竹溪"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竹溪縣委機關雜志社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來源,違反上述聲明者,竹溪縣委機關雜志社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2、凡竹溪新聞網注明"來源:XXX(非竹溪新聞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,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。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,可與本網聯系,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。

3、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電話:0719-2729868 0719-2722699

相關閱讀
今日推薦
熱點專題
圖片新聞

59558PICDub_1024

59558PICDub_1024 拷貝

關于我們 - 新聞中心 - 網站團隊 - 人才招聘 - 廣告業務 - 網站地圖 - 在線投稿 - 合作伙伴 - 客戶投訴 - 數字報訂閱
電腦版 觸屏版
竹溪縣委機關雜志社 版權所有  未經允許嚴禁復制本站內容或建立鏡像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719-2722699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 
電話:0719-2729868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 
地址:十堰竹溪城關北大街 鄂ICP備08105734號 鄂新網備1007-0002

鄂公網安備 42032402100114號

拜金女郎